《伪齐》伪齐的对外关系:金以齐制西夏

当金军盘踞陕西后,以宗翰为首的“元帅府不欲以陕西北鄙与夏国”,而是将全体陕西交与伪齐操纵。这岂但恶化了金夏关系,也为日后接壤的齐夏关系蒙上了阴影。宗翰在对夏关联中之所以反复食言去打压业已向金称臣的西夏,西辽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。在辽朝行将灭亡之际,宗臣耶律大石率残部向西到达可敦城,向十八部王众借兵,声称欲借力诸蕃,翦我仇敌,复我疆宇”;同时有传闻“夏使人约大石取山西诸郡”,这令金人极为警戒。西夏和西辽交通如若属实,势力范围在山西的宗翰就会首当其冲,制约跟削弱西夏就成宗翰当然的决定。故金朝在天会六年(1128年)七月决定再次入侵南宋时,代表太祖系利益的“河北诸将欲罢陕西兵,并力南伐”,但受到河东诸将的反对,理由是“陕西与西夏为邻,事重体大,兵不可罢”,宗翰更是清楚地指出:“耶律大石在西北,交通西夏宜先事陕西,略定五路,既弱西夏,而后取宋。”当知府州折可求降于金后,金人甚至有“欲因折氏以并夏境”的想法。

陕西北鄙之地,重要是指横山地域,地理位置极为主要。西夏自李德明时占领横山,从而凭险坚守,聚兵就粮,得以居高以临北宋,以至北宋鄺、延、环、庆等州袒露在西夏军事气力之下,令宋军处于被动的地位。自宋仁宗始,即开始谋划夺取横山,直至宋徽宗宣和元年(1119年)最终攻取。失去横山后,乾顺被迫遣使请和。宗翰如果履行诺言,将之割与西夏,无疑将令伪齐处于危险的田地,反之,西夏将受到伪齐有效的制约。宗翰岂但未将横山地区交付西夏,而且还将西夏从已占据的陕西州军中逐出。如靖康元年十一月,西夏遣军攻陷怀德军,但之后金人命其割怀德与伪齐。又如建炎四年时,原宋统制官慕箱“以环州叛附于西夏”,但当金将撒离喝攻陷庆阳府(宣和七年前称庆州)后,慕洧迫于局面又以环州归降于金。之后,乾顺一度向金索要环、庆,但被拒绝。不但如此,金人还将西夏世仇折可求及其统辖的麟、府、丰三州也交与伪齐统辖,目的正是为了强化伪齐制衡西夏的力气。

更令宗翰警惕的是,宋廷也试图与耶律大石跟西夏接洽,以夹击金人。北宋消亡前,知麟府折可求就建言致书耶律大石,以“合击金人,结果蜡书为宗翰游兵所得。南宋时,也有宋臣汪藻等主张与耶律大石通好。而且在建炎二年(1128年),宋高宗遣使入夏,建炎四年(1130年),负责经营川陕的知枢密院事张浚又遣使入夏,“欲通夏国为援”; 西夏随后也“屡遣人来吴价、关师古军中”,欲联宋以抗金、齐。此时,西辽、西夏、南宋三方的力量有组成抗金联盟的趋势,再加上宗翰一度遣将追讨耶律大石未获成功,在这种情势下,宗翰为了维护其在山西的权势范围,一定会加强伪齐的力量,以之经略陕西作为屏捍西夏的藩篱。